不是你年

世上已千年

“文州文州”黄少天喝了一大口奶茶,含糊不清地叫他。


喻文州停下来,回过头去看跟在他身后的黄少天,腮帮子鼓鼓的,脸颊和珍珠一样软。


黄少天跟上来,空闲的左手拉上他宽大的校服袖子。


“你怎么走那么快,我都跟不上你了。那么着急着回家干什么?”黄少天有点抱怨,舌尖咬着一颗珍珠打转。


像只猫一样,喻文州在心里评价。


“怕你冷。”喻文州牵下他拉着一角袖子的手。


“哪有那么怕冷啊。”黄少天笑嘻嘻地往喻文州怀里靠,抬起右手把奶茶凑到他嘴边,“尝一口尝一口,好甜好甜,好暖和的。”


喻文州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。


黄少天迫不及待地凑到他面前,“好喝吗好喝吗?你喜欢吗?”...

迷宫

黄少天有点醉了,“文州,你歧视同性恋吗?”

喻文州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很快反应过来,指腹顺着杯壁落到杯底,不是原来摸得温热的温度,冰凉至极。喻文州还是顺着杯底的外沿摸着,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转到第三圈的时候,他才把目光从浅浅的酒上挪到黄少天身上,平静地回答,“没有,我不歧视同性恋。”


喻文州想黄少天真的是有点醉了。

就这样任他看着,被酒精润得湿湿的眼睛迷茫地回望着他。


两个人沉默无声地对峙着,也许是喻文州单方面的宣战。


黄少天打了个酒嗝,身子摇晃了一下,“你怎么不问问我?”

喻文州一动不动地看着他,不作任何回应。

黄少天笑得很轻巧,“我不歧视,我也不歧视。”


他靠...

【喻翔】昏庸 03

昏庸


*ooc有  烂俗狗血


03.


喻文州再次听到孙翔的名字之前,已经在家倒了一星期的时差了。

喻文州是那种特别待得住的人,这一个星期,他半步家门都没迈出去过,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除了找点歌听听,看几集日剧英剧,根本不碰网络。用李轩的话来说,把他丢进深山的寺庙里出家最适合。

喻文州没辩解,也没承认。没有那么洒脱,他只能在自己家里待得住。


虽然喻文州自己不出门,却抵不住别人找上门来。黄少天已经缠了他两三次了,非要和李轩来他家吃饭。

其实喻文州厨艺一般,勉强够得上平均水平,绝对算不上好吃,不过煲汤很有一套。他一向对吃的没什么...

【喻翔】昏庸 02

昏庸


*ooc有  烂俗狗血


02.


喻文州花了十二分的自制力才没有让李轩马上带自己去后台,一直到坐在机场的候机室里才想好说辞安抚自己不满的内心。

这不是一个好时候,他这样对自己说。

喻文州握着手机,用食指指腹在边缘处一下又一下地来回摩擦,“我去喝点东西,你要一起吗?”他站起身来。

 “行。”李轩飞快地在手机上点了几下,按灭了屏幕。


两个人也没什么讲究,挑来挑去也花心思,索性就去了星巴克,排在了略长的队伍里。

“所以这次回来就不走了?”李轩转过头来问他。

“大概吧。”喻文州皱皱眉,显然明白李轩的言外之意,有点抗...

【喻翔】昏庸 01

昏庸


*ooc有  烂俗狗血


01.


喻文州刚被李轩拉进场地就皱眉了,灯光太亮,声音太响。他刚回国不过两天,又被李轩缠着登上了飞机。

喻文州睡眠不好,才回国这么些时候,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,时差还没完全倒过来,连目的地是哪都没注意。心下把李轩骂了几遍,勉为其难地半眯着眼睛往里望去。

人也太多了,喻文州下意识地嘟嚷了一句。演唱会呀,都站起来了。

想着又把目光往台上摸索,一个张扬的男孩子站在台上,头发烫染成了金色,眉眼凌厉,浑身上下透露着气势汹汹和目中无人,脸上的表情嚣张又格外的纯,倒也不让人讨厌。

戴了两个纯黑的耳骨环,下方那个连着也是纯黑的耳...

【王喻】道阻且长,行则将至

凌晨一点三十七分。

喻文州推开了家门。

“啪嗒”一声关上门,喻文州卸了所有的力气,瘫软了下来。面对着满室的黑暗,无声地扯了扯嘴角,想还原出自己最熟练的那个笑容。太累了,连一点麻痹自己给个笑容都做不到了。

哭也太费力气了,所以喻文州只好面无表情。


从他来到B市这三个月,见到王杰希的次数就屈指可数。

王杰希经常要出差,一走就是一两个月,不出差的日子也要加班到很晚。

喻文州早上醒来的大多数时候,王杰希总是已经出门。喻文州晚上睡下的大多数时候,王杰希总是还未回来。

喻文州在B市的大多数时候,王杰希总是不在身边。


出公司的时候发现下雨了,想发条短信告诉他记...

真•一句话影评

其实他们什么也没做

只是过好了生活罢了

诚邀各位品一品野鹤老师的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

看了这篇文的时候,是今天早上三点多。

第一遍读的时候,我全程沉默而严肃。看完了之后立马骂了一句,“妈的,太苦了。”然后又叹了口气。

我锁了屏,睁着眼睛在一片黑暗里愣了好久。其实我什么也没想,脑子里是一片空白,只是换了另一种坐立难安。

然后我又读了第二遍,一个字一个字地读,麻木而沉重。

我不会再读第三遍,我承受不住。

读这篇文的感觉,就像是是眼泪凝聚的过程。逼得自己眼眶都红透了,眼睛都酸涩得要撑不下去了,还是咬着牙不愿意掉一滴眼泪。

他们的爱情就是有这种倔强。


我其实还挺能接受这种感情的。

彼此需要,彼此汲取,在彼此的眼睛中是有着世俗肮脏的干净。


有时候也会自我质疑。...

© 不是你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